回梦博客

鬼花巷

文/马晓艳   2014年,盛夏。 刚大学毕业的顾飞,不顾母亲的反对,执意进入桐青市档案馆工作。档案馆坐落在一条小巷的巷首,是一栋上下两层且年代久远的青色砖房,在烈日的炙烤下像是一副表面皲裂…

恩人

文/小妖UU   徐奶奶最擅长的事便是磕头,别看到她平日里佝偻着背、弯曲着腿,瘦骨嶙嶙的,颤颤巍巍好像站不稳的样子,可她磕起头来毫不含糊,一旦进入磕头模式,立刻身手矫健,精神抖擞。 扑通!跪…

犹如故人归

  文/林戈声   一 当归 接到噩耗的时候,奶奶已经被火化了,因为是夏天。而我正在深山老林里进行野外考察,手机没有信号。 后来我总忍不住回想,当我和同学们兴致勃勃地研究一株草药的…

双杀

文/倪震   一箭双雕是一种运气,双箭一雕,也算是勉强说得过去,不过要是两支箭是由不同的人射出去的,大雕落地后,一场争执恐怕在所难免。如果机缘巧合,这两个人纵使没有碰面,有时也难逃两败俱伤的…

平面人

文/麦尔班尼   “你看,这些都是热心读者寄到我社的。”田启把公文包内的信件倒出来,一下子铺满了书桌,“老师你最近的人气飙升呀,所有新人漫画家中你已跃居第一位,可喜可贺。” 我随意抽了张淡紫…

感应

文/倪震   作者一句话:触摸不到的手,感受不到的心,被隔绝的人和人之间,没有温度,只有阴冷。 楔子 楼道里弥漫着淡淡的煤气味。 四楼的门敞开着,我向里边瞥了眼,看到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跪…

三劫循环

文/倪震   一 “围棋会让人疯掉吗?” 旁边的男人突然把脸凑过来问。夕阳从窗帘的缝隙中穿过来,照在他苍白的面孔上,额头的皱纹更显清晰细密,花白的鬓角被染成了紫红色。 “职业棋手虽然很在乎胜…

信马归来晚

文/尤妮妮   楔子   火伞炽烈,地气蒸腾,树丛里纹丝不动地匍匐着两个人。   四只眼睛专注地盯着沙尘飞扬的官道,一人一马,自远而近疾奔而来。   马上的人着黑色披风,脸容清瘦苍白,持辔放…

懒车

文/延安     楔子    妈妈,这就是“懒车”吗?就是那种很懒很懒的车。    不是这么写的?    那应该怎么写?    哦,我明白了。可是,叫它“懒车”不是更合适吗?它爬得…

严刑

文/倪震   创作谈 我经常在想一个问题,如何才能让一个人吐露他刻意掩藏的秘密,特别是这桩秘密关乎他的身家性命。严刑逼供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,但想要奏效,却又是个复杂甚至漫长的过程。触及肉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