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梦博客

阿修罗

文/马遇春 楔子 她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她,是从那个清晨匆匆走过来的。 那个清晨刚吃完早饭,她坐在窗前的桌子旁给小弟缝着一件白衬衫。天气晴好,柔软的小风从窗子吹进来,小弟在桌子的另一侧烦躁地做着数学题。 …

飘来的厄运

文/小妖UU 1.电梯 正值盛夏。 太阳快要熟透了,干劲儿十足地挂在正空,大街上的人们被热浪追赶着,躲在宽檐帽或太阳伞下匆忙行走。阳光亮得令人无法直视,我低着头,感觉头发烫得几乎要燃烧起来。 铛——铛…

夺舍

文/王小泉 舍,肉身也,灵以他人肉体重生,是为夺舍。 1、 我的表姐寇景宜正经八百的撞过三次“鬼”。 用她的话说,这是人生可遇而不可求的珍贵谈资,一般小姑娘根本没法拿这个吹嘘,每当你到了一个新的小团体…

十字路口

文/何许人   Chapter 1 办公室里,董达卷起袖子,给方便面加卤蛋加圣女果加火腿肠。等待中,他很想给小柔打个电话,听听她的声音,可面对手机,脑海中却翻滚着吵架时的那一幕。 “没房没车…

蛊魂钉

文/苏禅   壹 素常,如铮的心总是静的。正是志学之年,他每日用心的,不过是三坟五典,经史子集,因了也常常随家中武师练几趟拳脚,他出落得身长体健,未脱少年稚气的俊俏面容上虽多了几分英武,但总…

闺蜜

文/大漠荒草   香兰出嫁那年是民国十二年,婉婷收到她的信,才得知这个喜讯。 而此前她们已有五年没有联系。 两人出身不同,却很是投契,算作金兰之交。陆婉婷的父亲是当地颇有名望的乡绅,她是嫡女…

大鱼

文/延安   只要你在地球上生活过,那就肯定听过狗遇到生人时发出的吠声、猫在午夜时分似婴儿的啼哭声、鸟儿在枝头的欢鸣、拖拉机行进时的“突隆隆”声、飞机掠过头顶时发出的刺耳轰鸣……这些形形色色…

刑者 光阴行者

文/逡罗   时间对我来说没有意义,我不在任何地方,却又无处不在。 这个故事无论如何我都要用第一人称来讲述,因为这样比较酷。 先说说我吧,我姓阎。我敢保证在你生活的世界里一定听说过几个和我有…

刑者·孟婆婆

文/逡罗   就像把天捅了一个窟窿,这场雨下得没完没了。 落落缩在庄子里最大的富户家门前避雨。 落落的嘴唇冻得发紫,双手却死死地捂着怀里的油纸包裹。 只有落落才知道,富户家除了烟花爆竹,还制…

刑者·提灯人

文/逡罗   成长,就是我们都变成了当初曾鄙视过的那种人。 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,这个世界总是有着你看不见,却始终保持的循环。谁让地球是圆的呢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 坐在广场的长椅上,阿普显得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