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梦博客

刑者 光阴行者

文/逡罗   时间对我来说没有意义,我不在任何地方,却又无处不在。 这个故事无论如何我都要用第一人称来讲述,因为这样比较酷。 先说说我吧,我姓阎。我敢保证在你生活的世界里一定听说过几个和我有…

刑者·孟婆婆

文/逡罗   就像把天捅了一个窟窿,这场雨下得没完没了。 落落缩在庄子里最大的富户家门前避雨。 落落的嘴唇冻得发紫,双手却死死地捂着怀里的油纸包裹。 只有落落才知道,富户家除了烟花爆竹,还制…

刑者·提灯人

文/逡罗   成长,就是我们都变成了当初曾鄙视过的那种人。 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,这个世界总是有着你看不见,却始终保持的循环。谁让地球是圆的呢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 坐在广场的长椅上,阿普显得…

刑者·贪兽

文/逡罗   【一】 “嘀嗒嘀嗒。” 不一定是时钟的声音,也可能是刀从身体里拔出之后,滴血的声音。 快递小哥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。每个人都有奇怪的爱好,有些人喜欢咬指甲,有些人喜欢闻汽油,快…

刑者吴常

文/逡罗   命运像一条无聊的蛇,它咬住了自己的尾巴,于是在这个圆环里无所谓头和尾。 公寓里,氤氲的烟雾在昏黄的灯光下,让这个宽敞的空间变得有些迷离,圆桌上坐满了人。连夏先生也罕见地早早就到…

百花生相

文/邹庚昕   这双眼睛,留在世上已经没有用了。 柳重言进宫,是春煌十二年的事。 进宫前一个月的一天夜里,曲大人来到春依坊,请柳重言为自己女儿相一次面。曲大人的女儿已经年逾二十,却始终没有人…

刑者·夏先生

文/逡罗   宿命是个调皮的孩子, 你以为你逃过了他的恶作剧, 他却把惊喜留到了最后。 ACT 1 在病态的社会里,总会有一些荒诞不经的故事发生在你我身边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有…

鬼花巷

文/马晓艳   2014年,盛夏。 刚大学毕业的顾飞,不顾母亲的反对,执意进入桐青市档案馆工作。档案馆坐落在一条小巷的巷首,是一栋上下两层且年代久远的青色砖房,在烈日的炙烤下像是一副表面皲裂…

恩人

文/小妖UU   徐奶奶最擅长的事便是磕头,别看到她平日里佝偻着背、弯曲着腿,瘦骨嶙嶙的,颤颤巍巍好像站不稳的样子,可她磕起头来毫不含糊,一旦进入磕头模式,立刻身手矫健,精神抖擞。 扑通!跪…

犹如故人归

  文/林戈声   一 当归 接到噩耗的时候,奶奶已经被火化了,因为是夏天。而我正在深山老林里进行野外考察,手机没有信号。 后来我总忍不住回想,当我和同学们兴致勃勃地研究一株草药的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