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梦博客

受难

文/苏墨白 苏小乔第一次见到骆安,是在骆泾川的老家。穿着脏衣服的小女孩,脑袋光秃秃的,头皮上有几道长长的疤。骆泾川叫她:“安安,过来,爸爸来看你了。” 已经十岁的女孩子,怯怯看了她一眼后,冲进爸爸的怀…

血草莓

文/惊伦 [是非] “请问公诉方证人张秀,你认识被告人吗?”郑道荣问坐在对面的女孩。 那女孩穿着一身病号服,半个身子陷在惨白的被褥里,消瘦,脸颊上没有多少肉,深陷下去。 “我认识,你是郑道荣。” 张秀…

有些话不能乱说

文/苏墨白 1. 刘振东是一名快递员,这行入门低,不需要学历,靠本事赚钱,当然也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客人,袁丹就是刘振东的大客户,这个美术学院毕业的女孩子开了网店,卖陶艺首饰,因为作品独特、价格公道,网店…

水怪

文/cuo撮 整件事,要从C大的一栋老学生公寓说起。 1. 那是今年开学发生的事,刚升大二,本以为可以从破旧的新生宿舍逃离出来是件幸事,可谁知却被分到了这幢独一无二的鸳鸯楼里,让人哭笑不得。依小胖的说…

阿修罗

文/马遇春 楔子 她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她,是从那个清晨匆匆走过来的。 那个清晨刚吃完早饭,她坐在窗前的桌子旁给小弟缝着一件白衬衫。天气晴好,柔软的小风从窗子吹进来,小弟在桌子的另一侧烦躁地做着数学题。 …

飘来的厄运

文/小妖UU 1.电梯 正值盛夏。 太阳快要熟透了,干劲儿十足地挂在正空,大街上的人们被热浪追赶着,躲在宽檐帽或太阳伞下匆忙行走。阳光亮得令人无法直视,我低着头,感觉头发烫得几乎要燃烧起来。 铛——铛…

夺舍

文/王小泉 舍,肉身也,灵以他人肉体重生,是为夺舍。 1、 我的表姐寇景宜正经八百的撞过三次“鬼”。 用她的话说,这是人生可遇而不可求的珍贵谈资,一般小姑娘根本没法拿这个吹嘘,每当你到了一个新的小团体…

十字路口

文/何许人   Chapter 1 办公室里,董达卷起袖子,给方便面加卤蛋加圣女果加火腿肠。等待中,他很想给小柔打个电话,听听她的声音,可面对手机,脑海中却翻滚着吵架时的那一幕。 “没房没车…

蛊魂钉

文/苏禅   壹 素常,如铮的心总是静的。正是志学之年,他每日用心的,不过是三坟五典,经史子集,因了也常常随家中武师练几趟拳脚,他出落得身长体健,未脱少年稚气的俊俏面容上虽多了几分英武,但总…

闺蜜

文/大漠荒草   香兰出嫁那年是民国十二年,婉婷收到她的信,才得知这个喜讯。 而此前她们已有五年没有联系。 两人出身不同,却很是投契,算作金兰之交。陆婉婷的父亲是当地颇有名望的乡绅,她是嫡女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