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梦博客

刑者·贪兽

文/逡罗   【一】 “嘀嗒嘀嗒。” 不一定是时钟的声音,也可能是刀从身体里拔出之后,滴血的声音。 快递小哥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。每个人都有奇怪的爱好,有些人喜欢咬指甲,有些人喜欢闻汽油,快…

刑者吴常

文/逡罗   命运像一条无聊的蛇,它咬住了自己的尾巴,于是在这个圆环里无所谓头和尾。 公寓里,氤氲的烟雾在昏黄的灯光下,让这个宽敞的空间变得有些迷离,圆桌上坐满了人。连夏先生也罕见地早早就到…

百花生相

文/邹庚昕   这双眼睛,留在世上已经没有用了。 柳重言进宫,是春煌十二年的事。 进宫前一个月的一天夜里,曲大人来到春依坊,请柳重言为自己女儿相一次面。曲大人的女儿已经年逾二十,却始终没有人…

刑者·夏先生

文/逡罗   宿命是个调皮的孩子, 你以为你逃过了他的恶作剧, 他却把惊喜留到了最后。 ACT 1 在病态的社会里,总会有一些荒诞不经的故事发生在你我身边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有…

鬼花巷

文/马晓艳   2014年,盛夏。 刚大学毕业的顾飞,不顾母亲的反对,执意进入桐青市档案馆工作。档案馆坐落在一条小巷的巷首,是一栋上下两层且年代久远的青色砖房,在烈日的炙烤下像是一副表面皲裂…

恩人

文/小妖UU   徐奶奶最擅长的事便是磕头,别看到她平日里佝偻着背、弯曲着腿,瘦骨嶙嶙的,颤颤巍巍好像站不稳的样子,可她磕起头来毫不含糊,一旦进入磕头模式,立刻身手矫健,精神抖擞。 扑通!跪…

犹如故人归

  文/林戈声   一 当归 接到噩耗的时候,奶奶已经被火化了,因为是夏天。而我正在深山老林里进行野外考察,手机没有信号。 后来我总忍不住回想,当我和同学们兴致勃勃地研究一株草药的…

双杀

文/倪震   一箭双雕是一种运气,双箭一雕,也算是勉强说得过去,不过要是两支箭是由不同的人射出去的,大雕落地后,一场争执恐怕在所难免。如果机缘巧合,这两个人纵使没有碰面,有时也难逃两败俱伤的…

平面人

文/麦尔班尼   “你看,这些都是热心读者寄到我社的。”田启把公文包内的信件倒出来,一下子铺满了书桌,“老师你最近的人气飙升呀,所有新人漫画家中你已跃居第一位,可喜可贺。” 我随意抽了张淡紫…

感应

文/倪震   作者一句话:触摸不到的手,感受不到的心,被隔绝的人和人之间,没有温度,只有阴冷。 楔子 楼道里弥漫着淡淡的煤气味。 四楼的门敞开着,我向里边瞥了眼,看到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跪…